公司相册更多

发布博文宝码高手心水论坛


房多多IPO前夜:互联网房地产交易江湖的1000天


更新时间:2019-11-07  

  中国房地产服务市场将进入黄金时代,对于未来市场交易额将超30亿的房地产行业而言,这也将是属于持续创新者的时代。

  2019年,是互联网房产交易史上特殊的一年,衰败与新生同在,腐朽与崛起并行,野心与梦想激荡。

  这一年,曾创造273天四轮融资记录的互联网房地产独角兽爱屋吉屋停止运营。

  这一年,贝壳找房获得腾讯战略投资,进驻10亿级国民社交APP微信“九宫格”.

  这一年,58同城收购的居客高举高打,疯狂在各大渠道狂打广告同时下沉,试图圈住用户。

  房多多通过使用移动互联网技术、云技术和大数据,为中国房地产经纪商户提供SaaS解决方案,实现生意关键资源,包括房、客、资金和交易数据的在线聚合,赋能房产经纪行业的升级。

  经过3年的沉淀,2019年10月9日,房多多正式启动美国纽约纳斯达克上市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2018年有17家SaaS企业在美国上市,共募资52亿美元,相当于2014-2017年SaaS企业在二级市场募资总额。2019年,又有Zoom、Slack、CrowdStrike三家软件公司上市,估值均高于百亿美元。

  来自山西晋中的段毅出生于1977年,吹着改革开放春风成长的他,很早就显露出了晋商的商业天赋。

  这一年,从苏州科技大学房地产专业毕业后,段毅在苏州成立了一间房地产代理公司,专注于新房业务,在发展约10年成为华东地区位列前茅的新房代理公司。

  然而,“平静又顺利”的生活在2008年发生了转折——这是房地产行业激烈变动的一年,行业寒冬下原本门庭若市的楼盘人潮不再,市场将何去何从?

  在这轮楼市调整中,段毅看到了问题:无论是代理还是中介公司,当市场不景气时,客户购房的需求会显著降低,经纪人的存在感和价值也随之弱化;尽管09年初楼市有所回暖,但多年来行业信息不对称所导致的交易效率低、交易成本高的痛点一直存在。

  就在段毅深思房地产市场的“顽疾”时,他遇到了时任腾讯深圳研发中心总经理的李建成。段毅对李建成说,互联网改变了很多行业,唯独没怎么改变房地产,“我想改变这个行业”。

  随后,段毅、李建成,再加上段毅的大学校友兼同事曾熙,三人确定了“改变行业”的方向,即打造一个互联网平台,可帮开发商拉客、助经纪人提效、提高客户满意度,形成一个多方共赢的商业模式。

  房多多的诞生,最初的业务是把新房楼盘搬上线。平台与开发商签订代理协议,再由入驻到房多多平台的经纪人进行楼盘分销。乘着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东风的房多多,成立初期迅猛扩张。

  2012年,诞生仅一年的房多多进入10个城市,实现平台交易额40亿元;2013年,拓展到40多个城市;2014年,房多多创新的新房经营思路在业内引起不小轰动,甚至被房企“一哥”万科邀请在内部活动中分享。

  房多多有着一支梦幻般的创始团队:擅长战略的段毅担任CEO,拥有丰富房地产营销经验的曾熙担任总裁、COO,长期的室外作业,港京图库122166。技术大拿李建成担任CTO。

  2012年,段毅有底气对腾讯创始人之一的曾李青说:“我们三个坐在这里就值2个亿。”那天,他仅用了20分钟就打动了曾李青,后者答应投资600万元人民币,这是房多多的天使轮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2年9月1日到2015年9月16日,房多多共获得四轮融资。2015年9月的融资金额更是达到2.23亿美元,估值超过10亿美元,正式迈入独角兽行列。

  2014年,房多多还着手搭建了境外上市所需的协议控制(VIE)结构。在一顿饭局后,段毅更是成功引入了原万科副总裁肖莉。

  彼时传言,房多多引入肖莉就是为了谋求上市,肖莉最终加入房多多的这个选择,纳税送井盖?日本秋田推出特色“故乡税返礼”,甚至被视作房地产拥抱互联网的标志性事件。

  但是,“为上市而生”的房多多却在最接近上市的那刻跌出了聚光灯的中心。自2015年9月C轮融资以来,三年半的时间里,突然没什么消息了。

  段毅是马云的忠实信徒,高度认同阿里巴巴的组织体系。他把房多多定位成“房地产交易领域的阿里巴巴”。

  按照段毅的设想,房多多将不断通过“SaaS+房源赋能”以吸引房地产经纪人通过平台获取房源、寻找买家,同时房多多的线下服务团队还将对经纪公司进行培训、帮助他们销售。

  2011-2015年,房多多经历了辉煌。可是,段毅再一次在顺风顺水中感到焦虑。

  2014年,是房多多丰收的一年,成为新房市场的佼佼者,彼时段毅还被万科邀请在内部活动中分享营销经验。但同一年,中国楼市再次显现调整迹象。

  看到了新房下行趋势的段毅,带领团队开始将业务延伸至二手房市场,以期抵御下行周期的冲击。

  一时间,前行之路似乎被堵死了。房多多不再是那个资本的明星,自2015年9月至今房多多都没有再获得融资。

  在这三年多里,段毅低调行事,房多多没有再发布业绩数据,故不免让外界对其处境心生狐疑。

  但实际上,2016-2018年,是房多多扎实修炼内功的三年,也是段毅口中“质变的三年”。

  在这三年中段毅想清楚两件事:首先,房多多服务的对象应是B端的房产经纪人。其次,在线房地产交易服务的本质不是流量,而是服务。

  从2016年起,房多多的所有工作都是围绕赋能房产经纪公司和经纪人而展开的。

  此前有房多多人士向媒体讲述房多多业务转变的逻辑:“很多人一生只买一套房,但经纪人每天都会和房子打交道。”

  2018年房多多七周年大会上,段毅再次明确了房多多的使命:“帮经纪商户简单做生意,让经纪行业充满梦想。”八年创业,初心不变。

 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提供的数据,按照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房地产经纪商户数据,房多多已运营着由SaaS赋能的中国最大在线房地产交易平台。

  据招股书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31日,中国有将近200万名房地产经纪商户中,房多多平台的注册经纪商户数超过91万名,渗透率超过45%;并且商户规模持续增长,截至2019年6月30日,房多多平台已经拥有超过107万名注册经纪商户。

  房多多不仅在规模上快速增长、实现规模化营收,并且自2017年至今持续保持盈利。

  财务数据方面,招股书显示,2017年,房多多已实现小幅盈利,2018年至今快速盈利。2018年,房多多的净利润为1.04亿元人民币(1,515万美元),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个月内,净利润为1.003亿元人民币(1,461万美元),较2018年同期的3,763万元人民币增幅为166.6%,增长势头强劲。

  互联网下半场,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已成共识。但一直以来,房地产行业整体互联网化程度较弱。

  第一种是直营模式的传统经纪公司,代表为链家、中原地产、我爱我家等全国性、区域性的经纪公司。

  这些经纪公司大多为全国连锁,广泛的线下门店及大量的房产经纪人资源是其最大优势。由于知名度较高及覆盖城市范围广,大型经纪公司的互联网化程度相对较高,其官方网站及移动端普及率也较高。但是,房地产中介服务需要大量的门店覆盖。按照这个标准,直营模式属于重资产行业,整体成本投入巨大。

  正如中原地产大陆区主席黎明楷所说,经纪行业传统的直营模式有其局限性,且有两个天花板难以突破:一是在城市的基本量上的天花板,另外一个是管理效率上的天花板。

  这种重度直营模式需要在大量资本的推动下才能实现扩张,从而和当地企业竞争,在逆房地产周期之下无法持续。此外,重度垂直门店模式解决不了行业优秀人才向二三线城市流动的问题。

  第二种是加盟模式,主要代表包括21世纪不动产、链家旗下的德佑、中环地产等。

  加盟模式主要针对的是中小经纪公司,通过加盟,该类型的公司可以获得更多的品牌、资源和技术服务。

  当下,越来越多的中小经纪公司期望打造自己的品牌,但具有严格条例并需要牺牲一定决策权的加盟模式有时反成桎梏。此外,国内房产经纪加盟品牌的管理模式和运营质量良莠不齐,如何保证加盟者的权益、效率和独立性仍是挑战。

  2018年4月,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中介链家醒悟,开启了一场线上互联网变革。脱胎于链家的贝壳找房,除了拥有链家自身体系外,还鼓励其他经纪公司入驻平台,期望通过号召各经纪品牌的协作,打破各中介间的零和博弈。

  贝壳找房虽然同时连接了用户流量入口和行业参与者,但在贝壳的平台上,经纪人必须采用和适应贝壳的全套模式。这套模式具有统一和高标准的特点,但也具有强管控性——即在贝壳体系中,随着经纪人的作用被放大,经纪公司老板的角色随之被弱化,且由于平台具有排他协议,对创业者来说均是前行的壁垒。

  并且,贝壳上已有链家和德佑两个自营品牌,引发了“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”的争议,使得很多经纪公司不愿意将房源信息发布到贝壳上,中小型经纪公司抱团结盟,曾公开对抗贝壳。

  此外,行业发展过程还包括纯房源信息发布平台,其代表为58集团旗下的安居客和原搜房网。这类平台主要是聚合各类房源信息,直接面向中介与终端用户,收取中介的端口费。当互联网房产中介异军突起时,这类平台也在前几年开始进军线下服务领域,涉足房产交易。

  不难看出,半开放平台,如贝壳的链家成分,使之与平台入驻的经纪公司成了直接的竞争对手,矛盾难以调和。

  房地产作为高额、低频的交易,交易流程冗繁复杂,且涉及多个参与方,因此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和对当地房地产市场的深入认知。这就决定了经纪人角色的不可或缺。

  数据显示,2017年,新房物业经纪人服务渗透率为11.3%,预计到2020年将翻倍至22.7%;二手房物业经纪人服务渗透率也将从2017年的89%上涨到2020年的98.5%。

  在经纪人服务渗透率逐渐提高的过程中,作为独立开放平台的房多多,给予了行业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——房多多通过向经纪公司提供全面的SaaS解决方案服务,帮经纪商户在线开设网店以及在线完成交易。

  据招股书显示,2016年,房多多的GMV为686亿元,2017年的GMV为739亿元。2018年,房多多的这一数据则突破了1000亿元,达到1137亿元。并且截至2019年6月30日,闭环GMV相较2018年同期,由456亿元人民币增长至913亿元人民币,增幅为100.2%。

  在2019年房多多新春发布会上,段毅称,“我相信房地产服务市场进入黄金时代;相信新房交易市场经纪渗透率快速提升;相信房产交易中经纪公司不可或缺;相信房地产交易线上+线下的服务是必然趋势;相信中国新经纪模式必将百花齐放;相信平台交易资源聚合效率大于单一公司资源获取;相信技术研发投入能帮助经纪公司持续提升经营效率;相信经纪行业执业资格会成为新经纪模式的核心竞争力;相信金融服务和房地产交易的在线化结合会成就新经纪时代。”

  由于房源信息闭塞加之营销渠道受限,经纪人需要扩大服务半径和服务能力,而真实房源信息的缺失会刺激同业的恶性竞争,并且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区域化属性极强,房产交易服务行业因缺乏技术资源和互联网工具,从业人员也较难接受到专业的培训,在线化程度无法提高。

  对此,房多多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曾熙在公开场合表示:“未来房地产交易服务的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必须实现五个在线:房源在线、客户在线、经纪人在线、管理在线和资金在线。”

  而房多多即是通过“五个在线”的思路帮助经纪人与其他房地产交易各方参与者建立连接,通过房源等资源的赋能,让经纪商户在平台上完成房地产交易的关键步骤,通过这一创新性的闭环在线房地产交易商业模式实现平台变现。

  随着经纪人养成在交易中使用房多多的习惯,越来越依赖平台所提供的工具和资源,商户粘性的不断提升,使得越来越多的交易在房多多的在线平台上完成。

  为了更好地助力“五个在线”的实现,房多多为商户提供15款基于强大技术能力开发的智能产品,包括本城通、跨城通、旅居通等。CTO李建成认为,房地产交易服务的核心是效率与体验,哪一款SaaS产品和服务能真正提高经纪行业的作业效率,势必将拥有更大的未来想象空间。因此,这15款产品均是为提高交易效率与体验而生。

  譬如,“本城通”可帮助商户提升自身客户资源与本城新房楼盘的匹配效率,和商户达成交易后获取成交佣金的效率;“跨城通”可帮助经纪人将客户资源与外区域楼盘实现匹配和交易;“旅居通”可帮助经纪人将客户资源与全国的旅游楼盘实现匹配和交易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技术和产品支持外,房多多很早就已开始建立经纪人信用体系,即一个经纪人专属的“信用档案”并将其所有服务行为纳入其中,这个举措使得平台从源头上严格管理经纪商户的入驻流程,审核经纪人发布的房源是否真实等在线服务行为。

  产业互联网时代背景下,随着2019年BAT广告收入的整体下滑,我们窥见了一个趋势,即私域流量的崛起。房多多认为,真正的意向客户均在房产经纪行业的服务者手中,房多多的做法是,用技术做工具提效能。

  在获取客源方面,房多多在其面向经纪人的SaaS“多多卖房”中,打造了包括“获客资讯”、“视频推房”等一系列可通过社交生态触达客户的功能,追踪分析客户的选房行为,挖掘真实需求,进而为经纪人提供房源与客户形成精准匹配。

  房多多为经纪商户量身定制SaaS解决方案,实现了房地产交易的关键资源,包括房、客、资金和交易数据的在线聚合,使经纪商户得以轻松地在线上开展业务,提高他们的服务效率并拓宽服务范围,改变了中国房地产经纪商户的作业方式。

  段毅的坚持为房多多找到了一条最合适的“复兴”之路。过去数年里,房多多保持一贯低调的个性,但其对于技术的投入、对创新的探索始终不曾停止,今日的房多多以持续盈利的成绩,稳步走向上市之路。

  正如段毅所说,中国房地产服务市场将进入黄金时代,对于未来市场交易额将超30亿的房地产行业而言,这也将是属于房多多的黄金时代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